白石山之旅白石山之旅  在應該滿是杜鵑花盛開的三月天, 我們主管捨卻陽明山不去, 卻安排了一趟登山活動. 登的山是六百多公尺高位在桃縣境內的白石山. 由總經理陳先生發動並任領隊.. 在 三月七日 的行前說明, 是從大溪三層入口, 經過一段古道, 才正式登山, 大約是四個小時的行程. 陳總還說, 會走上一段陵線. 我對登山是外行人, 什麼陵線, 有多少公尺高是毫無概念的, 聽到先走一段古道, 還幻想著道旁林蔭, 繁花爭艷的浪漫情境. 完全漠視實際情況, 但憑陳總說, ‘適合全家大小, 男女老少’, 這麼一句話, 我就放心了. 我是四體不勤, 五榖不分的人, 對困難度有點高的山, 我是敬而遠之的. 這一趟既然老少咸宜, 春天走山, 好像是一件頂美的事. 我說服了我女兒陪我一道去. 我說也許我體力不支, 酒店打工需要找一個依靠的人, ‘你要當我的支撐.’ 三月十日, 我們踏上了白石山之旅. 一行十數人, 小孩子果真不少, 而且飛快的走在前面. 我和女兒先是貪戀古道入口前, 一片長得青蔥的油菜花田, 拍照欣賞; 繼而不捨一片狀似薰衣草紫色的野地, 經過腳下潺潺流水不多的石板橋, 嘟噥著桃縣今年的旱像, 腳程不覺就耽誤了. 一路上我們都是走在最後的人. 走完了古道, 接著是一段長長的石頭路, 據陳總說, 這裡陡升兩百多公尺, 走完以後腳弓就抽筋了, 一步一艱難, 怎麼走得下去呢, 我告訴大伙, ‘我在這裡等你們下山好了’, 真有點不服氣, 一開始就敗下陣來, 最後陳總遞給我一瓶肌樂, 女兒說, ‘人家都是有準備而來的, 我們卻什麼都沒帶.’ 我說這就是經驗的問題. 擦了肌樂, 鬆了一下鞋子, 感覺好很多, 還可以撐酒店兼職一下吧, 我和女兒繼續行程, 慢慢走, 業務小張又為我削了一根手杖, 路好走多了, 腳好像沒有那麼難受. 我們經過了一個古甘仔店的遺蹪, 只剩四根長滿青苔的柱子, 旁邊的灶頭, 還變形異位, 小張說, 這是古代的雜貨店, 可能遭受地震走山異位吧. 我倒是想到, 在這麼難走的路上, 靠著擔扁擔來入貨的艱辛. 女兒說: 古代的人好像都比較行. 其後我們是沿著溪畔而行, 有水為伍, 感覺很好, 我們經過一個脤災捐獻碑, 上面刻寫捐贈的金額, 是三塊, 四塊的, 我們想這是歷史遙遠的東西吧. 慢慢看慢慢走的結果是我們脫隊了. ‘怎麼路都不像路, 我們有沒有走對.’ ‘應該沒走錯吧, 看, 這裡不是有很多前人走過的痕跡嗎, 什麼台北登山隊, 原住民登山社, ….綁了一大串的, 我們沿著這些條子走, 應該沒室內設計錯吧.’女兒本來有畏高症, 連踩一張板凳都怕高的人, 走這一段不像是路的路, 的確很吃苦, 她很多時候是用屁股走的, 把一條白褲子, 弄得土黃土黃. 這不是重點, 走這種路, 既不能併行, 我又自顧不暇, 無法牽引, 真有點麻煩, 還好來了個 ‘及時雨” 小張, 他牽著我女兒, 一步一指引, 如何下腳, 如何抬腿., 不多時就攀到了山巔, 有一種 ‘終於到了’ 的喜悅. 鳥瞰整個桃園, 萬般情愛, 千種繁華, 皆在腳下, 想起了浮生六記中 ‘機關參透, 萬慮皆忘.’ 的句子. 在這種大自然力量的震攝下, 凡塵俗慮自然拋到九宵雲外. 這也許是孔子所說 : ‘登東山而小魯, 登泰山而小天下’ 的心胸吧. 回程也沒有很輕鬆, 是走陵線的多, 路上遇上了觀鳥的老公公和女兒女婿, 停停走走, 拍拍照, 看看鳥, 走得滿滋味裝潢的, 我還坐在樹滕上盪鞦韆, 逍逍遙遙. 其後經過了眼鏡橋, 用冷泉洗了一把臉, 補充了飲水, 才與來路相合而回. 這一趟白石山之旅, 我們走了六個小時, 是超慢的, 只是久在凡囂之中, 難得有機會伸展一下不勤的肢體, 呼吸到山中的氣息, 體驗先民蓽路藍縷的艱辛. 更重要的, 是對女兒的體能訓練, 我希望透過多幾次這種登山之旅, 能夠訓練得較為敏捷的肢體. 再者, 陳總, 小張, 小宋的沿途照應, 尤其是小張, 前後為我削了兩根手杖, 沿途說明介紹, 著實令人感動. 我把一根手杖帶回家, 作為對這份情誼的紀念. ‘陳總, 下個月的竹南登山之旅, 我們先報名啊!’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室內裝潢
創作者介紹

sz79szdjd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